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English 简体
網誌關家明

香港貿發局研究總監

2015年12月22日

一帶一路與中國經濟的開放與持續發展



如果說過去三十多年的「改革開放」把中國從一個半工業化的封閉計劃經濟變成了世界第一的貿易國和加工廠, 那「一帶一路」的作用就可能是把這個「世界加工廠」進一步提升為二十一世紀的「世界經濟樞紐」。

如果說過去三十多年的「改革開放」是中國以沿海為重心的單向開放, 那「一帶一路」就是中國經濟進入全方位的、沿海內陸並重的新開放發展階段。

如果說過去三十多年的「改革開放」是中國借助歐美先進國家的資金、技術和市場發展的道路, 那「一帶一路」就可視為中國全面利用全球資源和市場的新發展策略。

「一帶一路」不單涉及中國在世界經濟地位的改變, 更反映著中國經濟本身的轉型和提升, 關係到中國能否超越「中等收入陷阱」和持續發展。

絲路今昔

自漢代張騫出使西域以來, 「 絲綢之路」就承載著 千百年來中國對外開放的主幹道, 也是東西經濟、文化交流的大動脈。宋代以降, 海上絲路又開拓了對外開放的新天地。但受制於農業社會和科技的局限, 陸海兩絲路對中國經濟的沖擊始終有限。直至三十多年前,「改革開放」才為中國經濟帶來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但時移勢易,特別是金融海嘯後, 保護主義抬頭, 歐美經濟復甦乏力, 新興市場崛起, 單靠沿海連接歐美推動發展的策略受到局限, 不論在市場開拓、資源掌握、技術提升方面都要求「對外開放」的格局有新的、更全面的突破。

從地域上看,「一帶一路」把中國開放的門戶從沿海推展到內陸, 從東面擴展到西、南各方; 從海路為主發展到海、陸並重, 可以說是一個「全方位」的開放格局。這不單是開放的地域問題, 還牽涉到更全面地把國內外資源與市場連接, 和國內東、西部經濟的更平衡發展。

從發展角度看, 「一帶一路」把中國開放的主對象從歐、美發達國家拓展到周邊和絲路沿線的發展中國家, 正好反映了中國經濟從出口導向轉到內外需求、進出並重; 從側重加工製造到兼顧上下游產業、工業與服務業更平衡的發展模式。這關係到中國經濟能否打破地區、行業、階層和城鄉的界限, 更全面地提高生產力, 超越「中等收入陷阱」和持續發展。

局限和挑戰

但是, 「一帶一路」也不無局限和挑戰。首先是地域上可能引起的誤解。 海陸兩路絲綢之路, 是古代東西交往的主道, 但與現代骨幹運輸通訊網絡幅蓋的范圍相差甚遠。 而且工業革命前的世界經濟重心與今天互聯網時代的世界經濟佈局千差萬別, 若把中國的開放局限於古代海陸兩條絲路所經的地區, 那將忽略了不少舉足輕重的地域, 如南、北美洲和非洲大陸。

當然, 在官方對「一帶一路」構思的闡述中也提到 「(與) 一帶一路 相關的國家 (是)基於但不限於古代絲綢之路的范圍, 各國和國際、地區組織均可參與…」[1], 但客觀上仍然很容易引起對「一帶一路」所包含地域的誤解, 特別是在一些高度概括的地圖顯示和介紹下 (如經常在傳媒看見的「一帶一路」包括多少個國家, 多少人口…等等) 。 雖然說「一帶一路」的起動主要會從中國周邊和古絲路沿線的國家開始, 但「一帶一路」一天不能超越古絲路的范圍, 那它就一天不能完成它引導中國全面開放的任務。

另一個「一帶一路」的挑戰是政府和市場角色的拿捏。 雖然官方強調 「一帶一路」要「堅持市場運作。 遵循市場規律和國際通行規則, 充分發揮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的決定性作用和各類企業的主體作用」, 但實際操作上並不容易。 主要是絲路沿線不少是發展中國家,市場經濟相對落後, 而且基礎設施不足,與中國的陸路交通聯繫不暢, 需要大量開發性長期投資, 並非一般私營企業所能承擔。 這也是「一帶一路」強調政策溝通, 加強政府間合作和政治互信的原因。

雖然中國政府和國營企業在過去三十多年積累了不少國內基礎建設的經驗和能力, 但在跨國投資方面仍面對不少困難, 也交了不少學費。 如何在市場不發達、 國際規則不大通行的地方, 把握好政府和市場的平衡, 遵循市場規律和國際通行規則投資經營, 將會是一大挑戰。



[1] 國家發展改革委, 外交部,商務部 「推動共建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願景與行動」2015年3月

 

筆者其他文章 (3)
回到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