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English 简体
網誌關家明

香港貿發局研究總監

2015年12月21日

一帶一路與世界經濟秩序的重塑與调整

金融海嘯以降, 「非全球化」漫延全球, 保護主義抬頭, 不單林林總總的進口管制有增無已, 而且高排它性、低透明度的區域貿易協定紛至踏來, 加上形形色色的地方和本土主義、 有形無形的貿易壁壘, 使全球經濟復甦蹣跚不前。 海嘯已過七年, 但世界貿易 (對比全球生產值) 和跨國資金流量還沒有回復到災前的水平。 雖然前車之鑑讓世界經濟免於重蹈上世紀三十年代「大蕭條」(Great Depression) 的覆轍, 但「非全球化」還是讓「大衰退」(Great Recession) 的陰霾揮之不去。

要重振世界經濟, 就要頂住保護主義, 抑制「非全球化」。可惜戰後成立的國際經濟協調機構如世界貿易組織、 世界銀行和國際貨幣基金會等都已不同程度地老化, 特別是在世界經濟重心東移、 主要發展中國家快速增長的背景下、世界經濟需要的不單是簡單的刺激和起動, 而是秩序的重塑與多邊協調機構的调整 。「一帶一路」就是中國對重塑世界經濟秩序的回應。

超越區域界限

表面上,「一帶一路」涵蓋的主要是中國周邊和絲路沿線國家, 區域意味很重。但正如官方一再強調的,「一帶一路」是『秉持開放的區域合作精神, 致力於維護全球自由貿易體系和開放型世界經濟』, 是『 基於但不限於古代絲綢之路的範圍』[1]。那就是說這是一個帶全球意義的策略。

當然, 以中國當前的國力和在世界舞台的地位, 要重塑世界經濟秩序還是力有不逮 。 而且,在當今多極化的世界, 要憑一國之力改造世界也是不可能的。關鍵是通過「一帶一路」, 對世界經濟秩序的重塑引入新的元素、原則和動力。希望能在得道多助的情況下, 順勢而為。

三個關鍵元素

我認為「一帶一路」首要的元素是「開放兼容」,這對抑制「排它性」地區經濟組織的發展、維護自由貿易體系和開放型世界經濟至關重要。當前正在醞釀的一些超大型地區經濟組織, 排它性濃, 透明度低,而規模龐大。雖然都打著維護自由貿易的旗號, 但可能更多的作用是構建貿易壁壘。 事實上按世貿組織的資料, 自金融海嘯以來, 20國集團限制進口的措施有增無已,受影響的貿易量每年已超過八千億美元。

「一帶一路」通過多層次的雙邊和多邊協議推動絲路沿線國家互相開放市場, 當然也有一定的地區局限。關鍵是要秉持「開放兼容」的原則, 讓這些雙邊和多邊協議的內容和成員能不斷擴大。例如剛成立並擁有57個創行會員的「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亞投行), 便是「開放兼容」的受惠者。當然, 如何貫徹這原則, 還需經歷不少考驗。

「一帶一路」第二個重要的元素是「互利共贏」。「非全球化」之所以漫延全球, 是沒有處理好全球化過程裏的利益平衡和分配, 以致一方所得成為另一方所失, 全球化的負面影嚮蓋過了正面貢獻。 世界經濟秩序重組之所以阻力重重, 也是因為「零和遊戲」的思維, 新舊秩序被視為是你死我活、勝敗之爭。要擺脫「非全球化」的魔咒, 重組世界經濟秩序, 就要處理好全球化和新舊秩序的利益平衡, 在互惠互利、求同存異的基礎上讓利益最大化。

要達至「互利共贏」, 不單要求有能夠代表各方利益的協調機構去策劃、推動, 也需要有合理、可行和透明的守則作依歸, 也就是需要有另一個「一帶一路」成功的重要元素: 遵循「市場規律和國際通行規則」。這裡的難點在於不少「一帶一路」的合作項目是基建投資, 需要政策支持和公共資金的投入, 而「一帶一路」沿線不少是發展中國家, 市場發展程度參差, 國際規則不甚通行, 如何利用「市場規律和國際通行規則」達到「互利共贏」, 將會是「一帶一路」成敗的關鍵。



[1]國家發展改革委, 外交部,商務部 「推動共建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願景與行動」2015年3月

 

筆者其他文章 (3)
回到頁首